直击上影节|电影业下半年该怎么走?

来源:传媒内参 | 2020-07-29 10:45

传媒内参导读:电影院恢复开放营业以来,上影节上,电影人首次相聚,畅谈影视产业的思考。传媒内参对九位影视行业大咖的发言进行了汇总,展望2020下半年市场走向。

来源:传媒内参整合

7 月25 日,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开幕。这是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我国举办的首个重大国际性影视节庆活动,也是7 月20 日电影院恢复开放营业以来,电影人首次相聚、畅谈影视产业的未来思考。传媒内参对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上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健儿,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腾讯影业CEO程武,阿里影业总裁李捷,导演贾樟柯,导演文牧野,演员黄渤等影视行业大咖的发言进行了汇总,从不同角度展望2020下半年市场走向。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疫情实际上带给行业很多思考

疫情实际上带给行业很多思考。特别是从2003 年电影快速发展这十几年,全国票房从9 亿元到600 多亿元市场大踏步跨进以后,这个过程当中是缺乏思考或者是比较浮躁的。

对于观众而言,进入影院有一个非常重的仪式感,如何把这个仪式感和影院电影强烈的社交属性保持好、发展好,这是差异化其他视频产品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我们一直强调电影院差异化属性和高品质、沉浸式观影体验,中影和华夏在厦门特别成立电影融资租赁公司,在后疫情期间给影院更新和迭代设备。有些影片在院线“一日游”,但不代表观众没有需求,将适合线上发行的电影转网发行,找到属于它们的观众,是我们未来需要思考和开拓的方向。

中影、华夏这样的大型电影公司,除了赖以生存的电影作品,还要思考如何拓展内容生产类型,增强抗风险能力。

上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健儿:至少五年内,电影仍离不开电影院

目前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的关系还是理想的。院线电影沉浸体验和社交属性是其它观影形式较难替代的。而现在,多元化、个性化、垂直化的消费趋势也得到了年轻人的认可。

我认为至少五年,可能更长时间,重大体量的电影仍离不开电影院,这是投资者的利益所要求的。我乐观的认为在相当长的时期内,电影院还是能很好的活着。

从产业发展角度看,中小体量的电影上网,应该得到鼓励和支持。院线经营者和互联网企业家们是可以互利的。

电影院重启之后,线下的这些重资产影院也好,影视基地也好,主题乐园也好,会加大兼并收购重组的力度,那么线下的业务会加速和线上的渠道和流媒体的融合整合置换。

如何在商业模式、技术上互利,让投资者有更好的回报,这才是一个长期健康的发展模式。

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现在大家要联手做事情,单打独斗的时代过去了

今天受邀在座的各位,有国企、大平台、上市公司的当家人,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更多的应该是大家联手做事情,单打独斗的时代过去了。合作共赢,一起面对困难,克服困难,解决困难,一起帮助我们的电影行业尽快复苏。

观众经历过疫情,需要心灵抚慰,电影不只是生产投资,也有使命。我们有信心只要把电影做好,影院和制片方一条心,观众会回报好电影。我们需要更多好片进入市场,更加珍惜观众重新走回电影院的机会。

随着影院复工,博纳开业率超过50% 了,目前的片源大概四五百部,能够支撑到明年的3~4 月份,但之后的档期会相对比较空,所以我们应该加快恢复电影的创作,让源头活水尽快恢复,这是现在比较着急的一个事情。电影不仅仅是一个生产线,它更多的是一个艺术创作,要给这些创作者更多的鼓励和支持。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疫情使行业重新平衡和适应市场

疫情期间,光线主要做了三件事情:稳定队伍保持信心,重新梳理正在进行的项目,全面全力地帮扶中小企业。

一方面,员工可能是在这个困难时期最重要的未来发展要素,所以稳定他们和保持对未来的信心,可能是最值得做的一件事情。

另一方面,在项目上全面都提高了标准,因为疫情使行业要重新去平衡和适应市场。比如说成本的问题,是不是还要像以前一样大成本,剧本标准的提高等,全面提高标准是对项目的最重要的事。

腾讯影业CEO程武:继续深化“不孤立做电影”的战略思想

每一次危机、每一次挑战,也可能是一家公司、一个行业反思自我、进行更好地思考、沉淀,更好地修炼内功的机会。为未来的发展打下更好的基础,转危为机。

腾讯影业从三个方向积极推进电影工作。第一,持续推进内容布局,疫情期间筹备创作不停歇,其中,致敬中国共产党成立100 周年影片《1921 》开机,联合出品的《第一次的离别》在全国影院复工首日公映,《许愿神龙》《怒火重案》等影片近期将陆续上映,另有一批作品正在后期制作中;第二,腾讯影业在过去几个月中对组织结构和创作能力进行升级,加大了对行业优秀的制片人、编剧的招募力度;第三,继续深化“不孤立做电影”的战略思想,与阅文、腾讯动漫、新丽传媒等内容上游方,以及猫眼等产业下游方,展开更紧密的合作。

虽然电影不是人类生存的必需品,但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必需品。当一群人带着期许,走进一个相对封闭的、黑暗的空间,通过一束光,伴随着电影剧情推进,找到愉悦、温暖和感动,这是电影带给我们最独特的价值,我们需要这种有仪式感的、独特的观影体验,这也是万千电影人在如此大的挑战下,依然坚持在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原因。

阿里影业总裁李捷:未来两周有信心票房市场将恢复到同期水平的2/3

4 月中旬,我们对疫情防控常态化有了预判,对一键锁定售票等防控措施提前进行产品开发,复工第一时间实现在线隔座售票。以中国电影市场六分之一场次,实现了日常票房的五分之一,这是很好的数据。

我们能够看到,观众进场观影的信心正在慢慢恢复;未来两周,我们有信心票房能恢复到同期水平的2/3 。今年国庆档非常精彩,有望完成整个市场复苏。

我注意到周围的孩子更喜欢刷短视频、观看抖音和直播,这其实是另一种内容消费方式,一种冲击长视频的消费方式。不能忽视对下一代人观看习惯的培养,因为他们才是未来电影市场的核心人群。

先别想着上院线,故事出来再讨论用户在哪里。未来抓住用户的是善用科技手段、线上线下融合的内容,就算没有疫情,未来的电影放映也会把线上作为重要手段。线上放映电影会否取代线下并非问题的关键,电影更大的竞争在于短视频正在改变受众尤其是年轻受众的欣赏习惯。电影作为“长”艺术形式往哪里走?

导演贾樟柯:创作者的内心都要有蓬勃的表达欲望

任何艰难的时刻,创作者的内心都要有蓬勃的表达欲望。面对疫情,我们应该修炼好内容,做好创作,同时要关心行业,共克时艰。

影院复工后,想要争取观众回归,创作内容应紧密联系当下生活。几十年的创作工作中,对中国社会人情变化的观察和记录,已成为我讲述中国故事的一种方式。这一过程,让我更系统地理解历史文化,同时反过来帮助我理解当下发生了什么,发现中国人情世故变化的根源。

导演文牧野:让作品引发观众情感共鸣

最近正在思考,如何让作品引发观众情感共鸣。我通常会思考三个层面的问题:第一,创作与个人原则的关系,坚守自我,但不沉迷于自我;第二,作品与时代和社会的关系,这决定了如何体现当代性、创新性、本土性;第三,作品跟观众的关系,能否真正触及观众的灵魂。

这个时代需要有当代性、创新性、本土性的作品,电影要与人、与灵魂、与社会时代话题有关,并有一定娱乐性,更好看一点。

演员黄渤:拍出真正让观众觉得有意思的电影

(《风平浪静》)入围对创作者而言相当振奋。从创作者本身来说,真正拍出观众喜欢的电影是首要的。

无论市场环境如何变化,对于创作者而言,始终不变的是“拍出真正让观众觉得有意思的电影”。《我和我的祖国》是一个中国故事,而且是与每个中国人都有关系的故事,观众能和这部电影产生情感关系。正能量、幽默和讽刺等,都可以与观众产生情感共振。

希望作品和观众产生共鸣共振,出现更多元化的类型,这是吸引人们走入影院的前提。


活动展示
公众号矩阵
版权信息

传媒内参 viajerose.com

京ICP备18060731号-1

北京指尖族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